笔趣阁 > 第一狂妃 > 第3461章 乾坤天极

第3461章 乾坤天极

?热门推荐:
????无极之地,大雪封天。

????冰地,寒夜,白月,隐隐而现的淡绿色极光,好似破碎的瀑布,随意而泼的墨,渲染了这片星夜。

????越来越多的修炼者队伍们乘坐翅马古车抵达了无极地,至少有上百支队伍,甚至还不囊括佣兵团!轻歌靠在椅子上再次沉沉睡去,就连她自己都发现了嗜睡的症状,不用想也知道是凝神灵丹的后遗症。

????可她什么都做不了,若不好好睡一觉,根本没办法聚精会神的作战。

????她只能在赤龙果出现前,能睡则睡。

????之前服食凝神灵丹的时候,轻歌就想过会有这么一天,然而有很多事,明明知道不好,也会去做。

????那几日,她如若不服用凝神灵丹,会猝死的。

????躺在床榻的时候,都能感受到心跳的快速,不是欣喜,也不是悲伤,而是不悲不喜间猛然跳动,整个胸腔都跟着发慌,四肢渐渐软而无力,身体好像挂在悬崖峭壁上,稍有差次,粉身碎骨,万劫不复,永无葬身之地!她不得不服用凝神灵丹,因为,再不睡一觉,她会死掉的。

????血月佣兵团和花无泪趁着夜色开始侦查赤龙果,其他队伍雇来的佣兵团,基本在抵达无极之地后就无所事事了,就等着打道回府,就连工会第一的路卡斯佣兵团。

????毕竟,赤龙果的方位,不是几个佣兵团能勘察出来的。

????故而,当其他队伍们看见花无泪血月佣兵都没有休憩,一心寻找赤龙果的方位,都开始抱怨起自己雇佣的佣兵团了。

????反而是那些佣兵团,更加埋怨花无泪了,认为花无泪是惺惺作态。

????柳烟儿靠着冰树,一身男装,气质超凡。

????她不似轻歌的风流华贵,而是从头彻尾的妖,目光流转时,似能勾了魂,一双桃花眼,比红颜祸水还有诱惑。

????小九亦是穿着男子的衣衫,束起长发,腰配宝剑。

????她更像是个涉世未深的少年,不染尘埃,天真无邪,眼里的笑和活泼极有感染力。

????小九问:“那些佣兵看向花无泪的眼神好可怕……”?柳烟儿打了个哈欠,轻蔑地说:“一群庸人,在面对自己的平庸时,不会责怪自己的碌碌无为和无作为,反而会去怪罪那些比他们努力的人身上。

????他们都在享受快乐喜悦,其他人凭什么努力?”

????小九似懂非懂。

????“小九,一个人的作为,在于她的眼界和格局,浮世凡事太多,别让那些庸人和俗事遮了你的眼。”

????柳烟儿道。

????“小九一定会坚持本心的。”

????“那就好。”

????柳烟儿说:“心里还苦吗?”

????小九摇摇头:“不苦了。”

????她哪里还敢苦呢?

????她只要黯然神伤,奴七就会把准备好的苦味丹药递给她,每回都是这样。

????“日后,别让我看见你为男人落泪,太软弱的女人,可没什么好下场。”

????“是。”

????“……”远处,路卡斯佣兵团的女负责人望见了花无泪手中的乾坤天极,咬牙切齿:“原来如此……好你个花无泪!”

????怪不得花无泪会盗走策天仪,又敢砸碎自己的心血,原来是花无泪早已制作出来了第二代策天仪:乾坤天极!犹记得,在数年前,花无泪拿着策天仪拯救了一支佣兵团后,得到工会的嘉奖赞许,地位一跃千丈。

????那时,她还只在工会打杂,没有任何出色的本领,工会任务的完成率低到可怕。

????花无泪却说,这份功劳,是她们一起的,荣耀也不能由自己独吞,该一起同享。

????夜晚,两个人清算着工会赠与的奖金,笑得一夜未来睡。

????她们躺在一地的金币里,望着天顶,她夸花无泪的策天仪空前绝后,登峰造极。

????彼时,花无泪眉间自信,骄傲地说:不,策天仪绝对不是最好的,以后我会创造出比策天仪更强的,我连名字都想好了,就叫……乾坤天极吧!策天仪也好,乾坤天极也罢,都彰显出了花无泪的野心,她要干一件惊心动魄的大事!花无泪经历了地狱两年后,一身傲骨已经被敲打没了,只能靠着侦查起家。

????女负责人未曾想到,在那样艰难的幻境之下,花无泪竟能把梦想中的乾坤天极制作出来。

????而且,在这段时间里,她一直有派人监督花无泪,其他的佣兵团们看势头不对,为了讨好她,也一直在打压血月佣兵团。

????花无泪的处境举步维艰,已经掉在了绝望的深渊里,怎么还可能爬起来给她致命一击?

????花无泪竟在不知不觉中,锻造出了乾坤天极。

????如今又有夜无痕、楼兰公主几支队伍护着花无泪,女负责人终于再次感受到了花无泪的威胁。

????这样下去,她的地位不保,卷土重来的花无泪,让她不得不防。

????女负责人忽而笑了,沉思稍许,喃喃自语道:“我若有乾坤天极,路卡斯将会名震一百零八陆!”

????她至今都在心疼策天仪的支离破碎,没有策天仪的她,已经捉襟见肘了。

????这一年来,路卡斯虽然还是稳坐工会第一佣兵团的宝座,路卡斯的能力却在明显退步,对此,她心有余力不足。

????沐如歌在冰地盘膝打坐,闭目养神,犹如老僧入定般动也不动。

????女负责人酝酿了会儿措辞,来到沐如歌的身后蹲坐下来:“沐姑娘,我有一事想与姑娘商榷。”

????“说。”

????沐如歌未睁眼。

????“花无泪手上有一宝物,名为乾坤天际,那是我的心血,我画的图纸,我写的材料,被她盗了去。”

????女负责人道。

????沐如歌缓缓打开双眸,冷冽地望着女负责人:“与我何干?

????要我当你的刀?

????你……可真是看得起自己。”

????“诛妖楼的事给我办好了,还有赤龙果,若我没有把赤龙果从无极之地带走,你便等着我的投诉吧。

????你们路卡斯,别想在我眼皮子底下坐第一佣兵团的宝座。”

????沐如歌道。

????虎子那件事,原就与女负责人有关。

????若不是路卡斯佣兵团侦查错误,他们从东部而行遇见了虎子,想来虎子这一生都没有办法去诸神天域见女帝。

????现在倒是好,有了夜无痕的帮忙,虎子肯定能见到女帝的,女帝身旁又多了一大助力。

????再者说来,赤龙果她非要不可,夜无痕本就是千族人,若再有虎子的帮助,抢夺赤龙果岂不是事半功倍?

????沐如歌对女负责人的怨气很重,如若女负责人不是降龙领域的人,为了避免诸神天域和降龙领域的争端,这女负责人在沐如歌的手中只怕难以熬过今晚了。

????沐如歌身侧带起了刺骨的寒风,清幽的眸底,杀气稍纵即逝,冷漠地看着女负责人,如同在望一个死人。

????女负责人不寒而栗,忍着七上八下惶恐不已的心,说:“沐姑娘误会了,我并不是想让沐姑娘为我讨回公道,是因为那乾坤天极,甚是厉害,甚至可以勘察到赤龙果的方位!”

????沐如歌目光一闪,敛眉:“此话可真?”

????“不敢有假。”

????女负责人说。

????沐如歌看向了还在忙于勘察的花无泪,女负责人道:“沐姑娘你想想看,赤龙果那可是天材地宝,工会的佣兵团们纵使再是厉害,也绝对勘察不到赤龙果的方位。

????故此,这夜深了,又辛苦赶路了一天,大多数的佣兵都在休憩,养精蓄锐,方可应战明日。

????佣兵团们就算有勘察能力,也勘察不到赤龙果的方位。

????花无泪深夜勘察,只能说明这乾坤天极有重用!”

????“乾坤天极……”沐如歌沉吟许久:“你确定乾坤天极是你的宝物?”

????“是她盗走的,我还把乾坤天极的图纸给带来了,还有锻造乾坤天极所需要的材料。”

????她把花无泪赶下台后,拿到了乾坤天极的锻造图纸,过去的时间里,她也拜访了许多锻造大师,可没有一位锻造大师能锻造出乾坤天极。

????她一次次失望而归,渐渐就放弃了乾坤天极的锻造。

????须知,她之所以震惊乾坤天极的存在,只因在数年前,她为了永除后患,用绣花针穿过了花无泪的右掌骨。

????皮肉之下,绣花针连着缝衣的细线,缠花无泪的手掌骨十来圈。

????女负责人料定了花无泪再也不能成为锻造师,又都在降龙工会,才这么放心。

????花无泪到底是怎么锻造出乾坤天极的?

????沐如歌紧盯着女负责人看,女负责人做贼心虚了,悄悄吞咽口水。

????“别想使唤我。”

????“沐姑娘,我不是这个意思,乾坤天极真的能勘察到赤龙果方位,沐姑娘难道不想要赤龙果吗?”

????女负责急道。

????沐如歌突地擒住女负责人的脖颈,将其摔在地上,周遭的路卡斯佣兵纷纷来此,女负责人轻摆手给了个手势,路卡斯佣兵这才退下。

????沐如歌来自诸神天域,跨位面杀人可是天大的事,女负责人断定沐如歌不敢杀她。

????沐如歌凑近了女负责,面纱吹拂在女负责人的脸上,沐如歌语气阴森:“你这样的人,也能锻造出乾坤天极?

????你不过是想借我的手抢走乾坤天极罢了,乾坤天极我会拿回来,但是利用我,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命。”

????沐如歌松了手:“滚吧,趁你脑袋还在身上之前。”

????女负责人吓得屁滚尿流。

????以她的个人实力,想要稳坐工会一把手的位置很难。

????她现在乘的凉,都是因为花无泪以前栽的树,可惜她没有花无泪的本事,只能一直消耗花无泪所留下的财富。

????终有一日,坐吃山空。

????女负责人知道自己几斤几两,才害怕花无泪的东山再起,亦想要夺走乾坤天极,一展宏图。

????女负责人狼狈地整理紊乱的发,鹰隼般犀利的眸,阴鸷地看向了花无泪。

????楼兰公主以雪水烹茶,倒了一杯热茶给花无泪:“还有好些日子,不急于一时,先休息吧。”

????花无泪接过茶杯,饮了一口热茶,俩姑娘相视而笑,倒也没有那么多的算计。

????君子之交淡如水,的确不够炽热猛烈,可人世间的温情,多是细水长流。

????女负责人再看了看沐如歌,一肚子的火气。

????原来一同在工会的时候,把她们带来工会的长辈就偏心花无泪,对她爱答不理。

????如今亦是,夜无痕、楼兰就连之前厌恶花无泪的慕容川态度都很好,反观沐如歌,满身阴郁气息,不知道的还以为刚从死人坟里爬出来!沐如歌坐在地上,红衣堆积在地,铺成了血色的花儿。

????乾坤天极……沐如歌的目光,看向了楼兰面前喝茶的花无泪。

????真有趣呢。